Libra-tw 相關法規現況

平台業者相關規範

最近一年來,有別於以往對於虛擬貨幣睜隻眼閉隻眼的態度,臺灣逐漸開始重視對於它們的規範。去年11月,洗錢防制法修正案正式通過,其中第五條第二項把「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之事業」加入了該法適用「金融機構」相關規範的對象。洗錢防制法修正案的通過,一來代表著臺灣在虛擬貨幣方面有了更高程度的流通,使得眾人不得不開始重視相關的法規定訂;二來,也代表著進入加密數位貨幣市場的規範變得更嚴格、更謹慎。

至於平台業者的定義是什麼?我們可以將其定義為洗錢防制法修正案中提到的「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之事業」。根據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(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, FATF)於今年6月所發表的基於虛擬貨幣及平台業者風險之方法指引(Guidance for Risk-based Approach to Virtual Assets and 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, RBA-VA-VASP)中所定義,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(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, VASP)是任何提供下列任一服務的法人或自然人:(1)在虛擬貨幣之間交易 (2)在虛擬貨幣及法幣之間交易 (3)虛擬貨幣的轉帳 (4)提供虛擬貨幣(或是任何有辦法操作虛擬貨幣的工具)的保存或是監管服務 (5)虛擬貨幣發行的參與者或協助者。也許臺灣未來在規範平台業者時,可以將FATF所擬定較為詳細的定義納入參考。

STO,證券型代幣發行

在臺灣,任意進行未經許可的證券募集與發行(Initial Public Offering, IPO)是違法的。但是,如果今天是募資進行虛擬貨幣發行(Initial Coin Offering, ICO)呢?

由於ICO涉及募集、發行等業務,因此未經核准在臺灣發行虛擬貨幣是違法的。那麼,假如要在臺灣發行虛擬貨幣,如何才能使其合法呢?答案是沒有辦法。綜上,為了解決ICO游走在法律邊緣的窘境,今年6月,金管會推出了有關STO (Security Token Offering, 證券型代幣發行) 的規範草案,而STO正是目前世界各國希望能解決ICO難題的鑰匙。STO,顧名思義,是由發行公司透過平台業者、募集發行證券形式的代幣,也就是保留虛擬貨幣的交易形式,但價值的來源卻是有真實價值的實體、就像有價證券的價值來源一樣,並提供給投資人做買賣交易。

在金管會發布的規範中,符合一定條件的公司,可以透過合格的平台業者,進行合法的STO;然而,發行總金額在新台幣3000萬元以上的發行案,則需要經由「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」中的規範進入沙盒監管實驗,通過一定的檢驗之後才能依據證券交易法合法募集資金並發行。

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

所謂沙盒計畫,是目前諸多國家——譬如英國、新加坡、香港、澳大利亞——所採取的金融創新實驗方法;其重點就是透過實驗的方式,在政府的輔導以及監管之下達到金融科技創新的目的。2018年初「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」頒布之後,臺灣也在同年5月開始開放申請各式數位金融創新的沙盒實驗計畫。讓大型的證券型代幣募資發行計畫進行實驗輔導計畫,對於虛擬貨幣的發展來說,也不失為一種在穩建中求創新發展的好方法。

目前已採用沙盒實驗制度的國家,皆為英系國家,因此沒有訂定任何一部成文法;而臺灣在去年頒布此法之後,成為了全世界第一個訂定金融科技創新沙盒專法的國家,讓臺灣的金融科技領域瀰漫了敢於創新、勇於嘗試的氛圍。在條例開始實施以後,陸陸續續有約10個計畫送審,其中通過的專案也陸續開始在進行實驗,使得未來有無限多種可能性,已經漸漸地在孵化。

Libra-tw期許在現有的制度下,能夠成為沙盒實驗計畫中的一員;或待虛擬貨幣相關規範在臺灣逐漸成熟並解除3000萬的門檻限制之後,能夠直接在臺灣以STO的方式試行Libra全球貨幣,讓臺灣接軌於世界新經濟體系!